华青访谈

性学家彭晓辉:这是节点 不是结束

时间:2017-06-01 23:02    来源:华大青年网    作者:王馨雅    点击:
“应该说这是一个段落的节点,也是另一个开始。”上完了最后一节《性科学概论》,彭晓辉这样总结,他开始谈过去,谈现在,谈未来。

         

       “应该说这是一个段落的节点,也是另一个开始。”上完了最后一节《性科学概论》,彭晓辉这样总结,他开始谈过去,谈现在,谈未来。然而不论是他的过去、现在,还是未来,性学一直都在。    

   

   

“我不担心自己退休后无事可干。”

彭晓辉把性学对自己的意义概括为三部曲:“刚开始研究它是因为兴趣,后来它便成了我的事业,到最后,性学成为了我生活以及人生的一部分。”

   

 

彭晓辉原本就读于一所医学院,因为兴趣他开始走上人类性学的研究之路。1992年,彭晓辉成为华师生物系的一名讲师,开设了一门名为《性生物学》的专门选修课,三年后,他把这门课推广到了全校。为了能让其他专业的同学也能听懂课程中的内容,他又在这门课程中融入了性心理学、性社会人文学科的相关知识与思想,并将其改名为《性科学概论》,作为一门公选课向全校同学开放。

   

 

“后来有学生对我说,我的课让他受益终生,可以惠及他的下一代。也有学生告诉我,在中学当老师时,他就是利用性学的知识成为了一名成功的班主任的。”学生的良好反馈让彭晓辉感触很深,他没有想到自己的一门课可以给学生这么大的帮助,能够有这么大的作用与影响。彭晓辉逐渐意识到他的专业和整个国民的健康水准、道德水准、和谐程度、乃至国家的可持续发展都密切相关:“这无形之中增加了我的社会责任感。我意识到这个专业无论对民还是对国都非常有用,这也使得我研究性学成了一种自觉的行动,于是性学成了我的事业。”

   

   

彭晓辉对性学的热爱日益深厚,他说:“性学已经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成了我人生的一个组成部分。”正是如此,如今即将退休的他并没有停止工作,他也完全不担心在退休后自己无事可干。在彭晓辉的下一个十年计划里,他要搭建一个平台,一个能够吸引与性有关的实体产品和服务的平台。除此之外,他打算把自己的性学课程拍成一系列微课程视频,分享给更多的人。

   

   

目前,他仍在翻译着一本著作——《性心理学》。在71年前,潘光旦已经翻译了这本书。今年,这本书被北京大学录入了世界经典译丛。在很多学科领域中,这本书都是经典的阅读书目,但当时的性学已经不能和今日同日而语,所以需要有人去去重新翻译、备注这本书。北京大学出版社找到了彭晓辉,希望他再次翻译一遍。“我起初想推辞,但是他们说,‘我们已经考察了,只有你能胜任。’”彭晓辉回忆道。

   

   

尽管这本书的翻译花费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稿费也不多,但彭晓辉看重的是专业水平和社会价值。“如果我不去做,哪怕是英语比我更好的人,专业能力不够,也可能翻译不出精华。”彭晓辉感觉到,自己有这样一种责任感,“因为出版社发现我本人既懂性生物学有关的知识,又懂性与医学有关的知识,深入研究了性心理、性社会、和性人文乃至整个性文化,文理皆通。”

   

   

他的担忧很多,在担忧的背后,是他始终愿意去担当的责任。彭晓辉将对性学的责任融进自己的生命中,离开三尺讲堂仅仅意味着教师职业的终结,而对性学的痴迷与热忱将伴随他的整个生命。

   

   

学生是性文化脚本的改写者

      问起最令他自豪的是什么,彭晓辉给出的答案不是几十本教材和著作,不是几十篇论文,不是几百篇普及教育的文章,也不是一万九千多条的微博,甚至不是自己翻译的200多万字的性学资料库,而是他性学课堂上的两万五千多名学生。    

   

       

       彭晓辉与学生之间不局限于当面的交流,在学生隐匿身份的情况下,他会进行线上答疑。他发现,学生在隐匿身份的情况下会更有安全感,更愿意说出自己的故事。“我不知道对方是谁,是哪个学院的学生。我只知道对方的性别。”面对学生向他提出的在性学方面的一些困惑和相关的隐私问题,彭晓辉都会耐心地一一解答。    

   

   

虽然对于帮助过的学生,他大多不能说出姓名,不知道对方是谁。但有一点他可以肯定:每一个上过性概课的学生都能从中受益。在彭晓辉心里,华师流传的那句“没上过性概等于白来华师”就是对他最高的肯定,比获得教学成果一等奖更让他觉得满足。

   

   

在彭晓辉的学生当中,与他交往最深,令他难以忘怀的,还是他的研究生彭露露。知晓了彭露露要剃度的事情之后,彭晓辉写了一封信为她送行。在接受媒体的电话采访时,彭晓辉忍不住失声痛哭,他说:“我一辈子没有为儿女哭过,唯独为学生哭过这一次。”    

   

   

       彭晓辉回忆起自己这些年的性学研究,声称最幸运的,是选择了教师这个职业。他从未因其他学校提出的更优厚的条件而动摇,而是留在了华师这所师范类院校,并且一待就是35年。这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希望他的学生今后能够有机会作为一名老师,把性学的知识传递给更多人。    

   

   

“对师范生和父母来讲,性学都是一个职业技能课,从这个角度看,人人都要学习性学。”

   

   

      在彭晓辉看来,他教过的学生既可以作为一个文化脚本的活生生的载体,也将对性的文化脚本进行重构。“将来的性学研究寄希望于他们,虽然他们并不都会进行性学研究,但是他们却可以影响性学的传播和发展。”    

   

   

“在海啸里冲浪,没有被海啸淹死。”

      2011413日,彭晓辉开通了自己的微博。

   

   

      微博的开通源于“递套事件”。在瑞典访学时,彭晓辉曾造访当地一个家庭。妈妈非常在意女儿书包里有没有装安全套,她提到如果遇到强暴,在斗智斗勇无效的前提下,可以递上安全套,因为那是保护自己身体健康的最后一道屏障。2011年彭晓辉在南京师范大学做演讲时和学生交流了这件事,有学生记者现场写了报道。不料报道经过编辑修改后,标题变成了:“彭晓辉:遇到强奸,首要任务是递上安全套”。    

   

   

在彭晓辉看来,遇到强奸,首先要进行斗智斗勇,实在逃无可逃时,要将生命和健康放在第一位。“要摒弃传统文化中‘饿死事小,失节失大’,为了贞洁不顾生命的理念。这是一种扼杀人性,残害女性的男权理念。这是我在讲座里想要传达的观点。”他说。然而媒体的错误解读,让彭晓辉受到了群众的误解,网上立即骂声一片,有人说他是“叫兽”,是“递套教授”。

   

彭露露让他不要管这件事,彭晓辉却说不行:“可以误解我,但是不能误解性学。”他决定为性学发声:“恰好那个时候各个门户网站来找我开自媒体,第一个是网易,接着是搜狐,新浪,腾讯,但现在保存下来的只有新浪微博。”

   

   

彭晓辉在世界范围内的学生纷纷在微博上呼应和支持他,帮他解释,同时还将引起舆论的讲座现场视频一个一个上传,逐渐消除了大众对彭晓辉的误解。

   

   

“在危机公关那段时间,我就一直坐在书房,几乎二十四小时都没有睡觉,累了就在椅子上打个盹儿,醒了又去回应微博。幸好我身体好熬了过来。”

   

   

       他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终于将这件事情向网民解释清楚了。彭晓辉形容说,自己是“在海啸里冲浪,没有被海啸淹死”。    

 

 

“自媒体促进了性学的发展。”

 

      经历一次危机公关之后,彭晓辉意识到了微博的重要性。于是他想到,既然微博有如此大的威力,为什么不把微博作为自己的另一个课堂呢?因此他在2011年创立了一个系统,称为微性学(microsexology),它分为微博性学(microblog sexology)、博客性学(blog sexology)和播客性学(podcast sexology)。微性学的课堂成了他的实体性学课堂与自媒体性学课堂对接的平台。教学辅助平台从开通启用到现在已经发了共计近两万条微博,其中有他自己写的五百多篇文章,其中很多都涉及到性学系统知识和女权主义批判。“这些文章在女权问题上有探讨。有时不仅是商榷,还通过文字来进行争鸣。这些文章大概可以出一本书叫做《女权主义批判》。无论别人觉得好还是坏,都是我下了功夫去写的。”    

   

   

      这些年来彭晓辉很少写学术论文,他觉得学术论文的受众范围不够广,他想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用来写文章,经营自己的微性学课堂,通过这种方式来向大众普及和传播性学。    

   

   

彭晓辉还开通了“晓辉性元谈”专栏,如今专栏已经开通了5年,积累的阅读量已达2.6亿,固定的读者超过两千六百万人。“这么多人在关注我的微博,所以我对微博是非常慎重的。”广告商出高价要借他的微博平台打广告,彭晓辉都会以内容与性教育无关为理由拒绝。

   

   

除了线上的内容发布,彭晓辉还将微博与实体课堂结合起来,他在微博里提出,“黑板+多媒体+自媒体+网络检索=性学课堂的教学工具”,他曾叮嘱学生可以随时就他课上提出的新内容检索相关知识,有时也会要求学生打开自己的微博,就某些话题翻看相关的内容。

   

 自媒体如同一架桥梁,将彭晓辉与学生,以及一些关心性学,想要了解性学的人连接起来,它提供了一个答疑解惑的平台,也提供了一个自我陈述表达的窗口。性学因为有了自媒体得以更有效的传播和发展。

 

 

“记住认真两字,做人却不可认真。”

   

很多人见到彭晓辉的第一印象是,年轻,不像是快要退休的人。彭晓辉也表示自己的身体一直很健康。在性学研究这条曲折幽僻,荆棘遍布的路上,他之所以能够顶住压力,直面质疑,和他的心态有很大的关系。彭晓辉的人生信条是:一个人要做喜欢做的事,这是最幸福的事情。但是必须要站稳脚跟,脚踏实地,要有稳定的家庭和收入,再发展自己的事业。“一辈子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才叫做不枉为人生。”

   

   

在实现人生目标的过程中,“认真”两个字一直是彭晓辉所看重的。他说,在学术研究中一定要认真,它意味着高标准,严要求。在不断完善和发展自己的过程中认真,在学术的钻研和探讨中认真,但是在人际交往中不要认真,要“难得糊涂”。

   

   

“人总有缺点,总会有你不满意的地方,如果在与人交往的过程中你太认真,就会变成孤家寡人。”

   

   

 “学术女儿”彭露露出家之时,尽管心里难受,他却能够尊重和理解她的选择。与常人眼中“佛教与性学相悖”的看法不同,他认为,性学的极致目标是和谐,体现了每个人性权利的和谐,是一种积极的和谐,而佛教通过节制来达到个人身心的和谐,是一种消极的和谐。这两种和谐达到的手段和方式方法不同,但终极目标是一致的,并不矛盾。他甚至说;“如果她通过研修成了佛教的大师,她研究出来的理念,不可能没有性学的烙印。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也可以是说为佛教界培养了一位性学人才。”

   

   

 发生在广州的泼粪事件,虽然在当时对彭晓辉来说是不小的打击,事后他却并不怨恨。“以泼粪大妈为代表的那一类人,通常属于社会底层,他们的宗教信仰是佛教和道教,政治态度是比较偏左的,后台是国内的反色情网站。在他们眼中,性学研究就是色情。”彭晓辉总能以一种开放和达观的角度来看待事情,在他看来,他们之所以偏激,是因为他们不懂性,而无知者无罪,是可以被原谅的。

   

   

 2017428日,彭晓辉老师结束了他最后一节性科学概论课程。华师再也不会有彭晓辉的性科学概论了,然而在桂子山上流传已久的“没上过性概课等于白来华师”这句话还会一直流传下去。也或许,这句话会改成另外一句:上过性概课,不枉来华师。(文/王馨雅 图/李思童)

   

   

编辑:陈紫薇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华青访谈
恽代英采访团:奔跑在采访、支...

近期推荐

最新发布

点击排行

书循书循

版权所有:共青团华中师范大学委员会 邮政编码:430079
 E-mail:ccnutw@qq.com  联系电话:027-67867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