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时空

独在异乡为异客,又逢军训倍思亲

时间:2016-09-10 11:33    来源:华大青年网    作者:戴佩伦    点击:
当大学的新鲜感渐渐过去,迷茫、失措接踵而来。曾经在书中读到的孤独,被一种身居异地的陌生发酵。

当大学的新鲜感渐渐过去,迷茫、失措接踵而来。曾经在书中读到的孤独,被一种身居异地的陌生发酵。于是,这些情绪的慢慢积累,在军训的前几天开始无端满涌上来。 

 

 

曾经,我心中最崇敬的人是长眠于茂陵的卫青与霍去病,那威震华夷的风采,一腔铁血而保境安民的大义让人敬畏。脑海中的他们出身行伍,最终马踏匈奴挥师龙庭,还大汉安和,好一派古代军人的铁血!那大漠奔袭千里深入匈奴腹地的坚毅永诀,又何尝不是一种军人的风采! 

 

 

如今我们生活在和平的年代,享受着华师每日的清风和落叶,闻着树林的花香,与雪松一一晚安。但是,若没有守卫边疆海涯的战士,若无强大的国防,美好的生活愿景可能都只是一种奢望。 

 

 

军训的况味是复杂的:国防课上我会为祖国的繁荣昌盛而感到骄傲,激动之余,甚至红了眼眶;却也会因为一些熟悉的高中课本内容的再度出现而露出笑脸。 

 

 

而一股压抑的思念涌上嘴边,让人手足无措。小学时候,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一句,我并不懂得王维的愁思;初中时候,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也让我无法对杜甫的怆痛感同身受。我也曾经困惑,张翰竟然会为了一碗菜根和鲈鱼肉就辞官回乡,引得辛弃疾愧叹:休说鲈鱼堪脍,尽西风,季鹰归未。

 

 

军训时老师和学长学姐们拿着相机为我们拍照之时,我恍惚回到了三年前。也是这样的烈日,我的高中班主任也为那时才入学的我们一一拍摄了照片。照片中记录着同学晕倒后勉励起来的过程,也铭刻下了众人的成长。我走时,面对这班主任,怅然若失,仿佛告别了一个见证者,告别了一个应带我前行的人。 

 

 

每天中午晚上接到妈妈的电话,妈妈总说:爸爸想听听你的声音。我哽咽难言。我走时不敢去看爷爷奶奶红了的眼眶,连姑姑的一条短信,也让我情难自禁。离家千里,一条信息,几行短句总能让人心颤抖。那些老师和学长学姐的安慰,那短暂的二十分钟休息,那凉风习习的夜晚,那混合着树叶沙沙声和体育馆昏黄的灯光的操场,每一处都让我想起我的家,我的亲人。但是我明白,我有新的伙伴会陪伴我,我有新的路途要去前行。 

 

 

日子总是会好的,一切都要向前看,明天又是新的一天!(文/公共管理学院 戴佩伦) 

编辑:严慧莲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华青访谈
恽代英采访团:奔跑在采访、支...

近期推荐

最新发布

点击排行

书循书循

版权所有:共青团华中师范大学委员会 邮政编码:430079
 E-mail:ccnutw@qq.com  联系电话:027-67867625